王興元、姜紅斌律師代理的再審改判案件刊登在《審判研究》并被最高法院法官點贊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經典案例
經典案例
  •   經典案例
  • 王興元、姜紅斌律師代理的再審改判案件刊登在《審判研究》并被最高法院法官點贊




      代理律師運用邏輯推理和日常生活經驗,對原審未采信的證據的證明力提出新的代理意見,并被寫進裁判文書,作為法官再審改判釋法說理的依據。該裁判文書作為優秀文書被刊載在2006年《審判研究》第一輯,并受到最高人民法院原審判監督庭副庭長、現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第四巡回法庭庭長姜偉大法官的高度點評。該案對于代理律師如何結合和運用最高人民法院于2018年6月下發的《關于加強和規范裁判文書釋法說理的指導意見》的相關規定,增強釋法說理能力具有借鑒意義。

    案件簡介:

      1990年2月19日,胡光霞與勤業村委簽訂協議書,約定由胡光霞在勤業村委科研場內建立活力素廠,資金由胡光霞投入,法定代表人由其擔任,水電費自理,自負盈虧,活力素廠的產權、技術及其它所有權歸胡光霞所有,后胡光霞自行投資,領取營業執照,經濟性質為集體所有制。1996年3月25日,供應站與勤業村委簽訂收購活力素廠協議,雙方約定由供應站買下活力素廠。同年12月6日(合同時間6月30日),供應站與活力素廠簽訂協議, 同意供應站與勤業村委簽訂的收購協議,同意供應站買下活力素廠,協議生效后將活力素廠的所有權交給供應站;雙方同意江蘇省審計所十七分所(1996)10號報告中確定的活力素廠資產負債驗證結果。根據審計所十七分所(1996)10號報告的結果,雙方對活力素廠債權債務的處理為:債權債務按驗證報告確定的項目和金額,由變更后的企業承擔。活力素廠1996年6月30日前發生的債權債務,如未列入審計所十七分所(1996)10號報告的,由胡光霞負責。供應站買下活力素廠后,迪克牌活力素的登記證所有權歸供應站所有,活力素廠在合同生效后一個星期內交出活力素配方,配方所有權歸供應站所有。1998年11月2日至1999年元月26日,供應站將活力素場內的成品297.1噸、半成品126.2185噸、原材料48.802噸、紙箱15284只、蘇D-07892號東風牌卡車1輛,運至其建立的生化廠內使用。1998年12月13日,供應站與活力素廠簽訂對賬單,明確至1998年12月13日活力素廠尚欠供應站借款人民幣2052312.14元。1999年8月12日供應站向江蘇省內各市、縣農業局下發《關于停止使用原常州市永豐生物活力素廠生產的植物活力素的通知》,告知活力素廠生產的活力素已停止使用,活力素廠已于1998年底遷至南京,更名為生化廠,原活力素廠從1999年1月1日已停止一切生產和經營活動,省推廣使用的迪克牌植物活力素使用生化廠的標識和包裝,活力素廠同市縣代理單位的往來已于1998年12月正式移交給生化廠,今后各地貨款一律由供應站或生化廠結算等。
      2000年12月19日,胡光霞個人以其與村委會早在1990年2月簽訂有掛靠建立活力素廠的協議,協議中約定廠的技術、產權等歸胡光霞個人所有,村委會不是活力素廠的所有權人,不具有簽訂收購協議的主體資格,村委會與江蘇農業物資供應站簽訂的收購協議應屬無效,江蘇農業物資供應站也未按約實際履行收購協議,且以從活力素廠調走的物資在未付款的情況下應返還為由,將江蘇農業物資供應站和村委會列為共同被告,向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確認企業產權,返還財產之訴。
      原終審判決的主要判決結果為:關于活力素廠結欠供應站2052312.14元欠款,法院不予處理;活力素不能返還時的折價是以審計所十七分所驗證報告為準。

    再審審理過程及結果01

    一審判決理由及結果:
      本案啟動再審后,由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裁定發回至江蘇省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經該院審理后認為:對于第一個爭議點,活力素廠在簽訂收購協議后至1998年底,共結欠供應站人民幣2052312.14元。鑒于該債務雙方無爭議,應在返還給胡光霞的款項中一并予以結算返還。對于第二個爭議點,鑒于雙方在合同履行中,供應站取得活力素廠資產后至今未能支付收購款,構成違約,導致權利人不能實現合同目的,且雙方均有恢復原狀之意,合同繼續履行成為不必要,故應予解除。供應站應恢復原狀,返還財產,賠償損失。因活力素廠與供應站簽訂的收購協議中已明確產品價格應按審計核定價計算,故如供應站不能返還財產,則應以審計所十七分所(1996)10號報告中所確定的產品價格計算折價返還。對于第三個爭議點,關于供應站所提出的以支付2741600元貨款應一并予以結算的問題,因雙方自1998年12月13日對賬之后,未能再行結算,雙方之間的債權債務不能明確,應由雙方重新對賬后方能確定,故對供應站要求一并予以結算的請求不予支持。并判決:一、解除1996年12月6日供應站與活力素廠簽訂的企業收購合同。供應站返還胡光霞蘇D-07892號東風牌卡車一輛,返還活力素成品、半成品、原材料。如供應站不能返還原物,則支付原物價款合計人民幣3592712.1元并賠償利息損失。二、胡光霞在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歸還供應站借款本金205萬元及利息。

    02

    二審判決理由及結果:
      二審法院審理后,通過雙方就證據的舉證、質證情況,認為:對于第一個爭議點,供應站拖走活力素廠的活力素等貨物的時間是在1998年11月2日至1999年1月26日間,而不是1996年6月30日。由于事隔2年多,98年底99年初的價格與1996年6月30日的價格不可能完全一致。鑒于活力素廠1998年12月20日開給供應站發票上載明植物活力素的單價為6046.35元/噸,而發票反映了當時活力素的市場價格,再折價時應參照同時期市場價格進行,故供應站主張活力素按6046.35元/噸的價格計算折價款,理由比較充分,應予采納。胡光霞稱發票是供應站單方要求開的,未提供證據證明,本院不予采信。對于活力素半成品及其他原材料,供應站未提出變更價格的請求和依據,則仍應按一審判決確認的價格計算。活力素成品按6046.35元/噸的價格計算折價,則供應站不能返還拖走的物品時折價款要扣減768651.18元,應為2824060.92元。對于第二個爭議點,1998年12月13日前供應站確實代活力素廠收過貨款,1998年12月13日雙方的對賬單對此有明確記載。1999年8月12日,供應站向江蘇省內各市、縣農業局下發通知,要求各地貨款一律由供應站或生化廠結算,這表明供應站在1999年8月12日以后仍在代活力素廠收取貨款。鑒于上訴事實,在雙方還存在其他往來賬目的情形下,供應站主張這274.16萬元是其支付拖走活力素廠活力素等貨物的貨款證據不足,該款應在雙方對1998年12月13日以后的往來款對賬時,再一并處理。并判決:變更江蘇省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02)常民一重初字第1號民事判決的第二項為:解除1996年12月6日供應站與活力素廠簽訂的企業收購合同。供應站返還胡光霞蘇D-07892號東風牌卡車一輛,返還活力素成品、半成品、原材料。如供應站不能返還原物,則支付原物價款合計人民幣2824060.92元并賠償利息損失。


    03

    案件代理經過:
      本所律師王興元、姜紅斌接受委托案件的時間為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對該案已經作出終審判決。在2002年,民事訴訟法雖然對審判監督程序有規定,但是對于申請再審的條件、程序尚無明確的司法解釋,特別是未規定當事人可以依法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在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的條件下,向該院申請再審難度可以想象。在最高人民法院尚未制定證據規則且無新的證據的前提下,代理律師通過對原審未采信證據的研判,并結合該證據和其他證據的關系,運用邏輯推理和日常生活經驗法則,以所有權為切入點,提出新的代理意見,本質上是釋法說理,并被江蘇省高院采信,作為啟動再審和再審改判依據。


    時任最高人民法院審判監督庭副庭長姜偉點評:

      這是一篇歷經再審、重審后的二審判決書,看過以后,你會發現,好一個復雜爭端,歷經數年,幾換法庭,然而核心爭議的處理又是那樣的“簡單”而不容置疑。把一個復雜事物簡簡單單又明明了了地描述給讀者的,是作者的成功;將當事人均充滿自信的主張而形成的復雜爭議作出明明白白的判斷,則是裁判者水平的展示。本判決書的作者通過書面語言“回顧”了以舉證、質證、辯論、認證為核心的庭審過程,讓當事人和所有能看到這篇民事判決書的讀者,都可以清清楚楚地了解法官的內心判斷。這是本判決書作者的最大成功。畢竟判決書是寫給人看的。
    判決書首先是寫給本案當事人看的。本案至本次審判,當事人的主要爭議已是幾個關鍵的事實問題,故判決書的重點就放在了對證據的采信和對事實的分析認定上。具體來說,這份判決書的突出之處在于:
      一、做到證據公開,質證意見公開。通過完整記載當事人舉證、質證情況,公開展示了庭審訴辯過程。如對雙方當事人爭議的第一個焦點,即活力素不能返還時的折價價格,判決書在事實部分則列明了上訴人江蘇省農業物資供應站(以下簡稱供應站)提供的證據名稱及內容,即活力素廠于1998年12月20目出具給供應站的兩張發票,兩張發票載明活力素的單價是6046.35元/噸。同時敘述了供應站依據證據陳述的三點理由:1、供應站取得爭議的活力素的時間是在1998年11月2日至1999年1月26日間,而不是1996年6月30日;2、收購協議僅是對負債驗證結果的認可,并不是對活力素成品、半成品數量和價格的認可;3、物供站取得爭議的活力素的數量也比驗證報告中載明的數量多。接著判決書對被上訴人胡光霞對兩張發票發表兩點質證意見也進行了充分展示,即1、發票是上訴人單方要求開的,對發票上的價格答辯人不予認可;2、收購合同有效,活力素的價格就應按收購合同中約定的價格計算。當事人舉證、質證、辯論的庭審過程在判決書中得到了全面反映,表明了定案證據經過了當事人質證。
      二、做到心證公開。判決書公開了法院采信證據、認定事實形成結論的邏輯推理過程。如對活力素的折價價格。判決書根據當事人的舉證、質證情況,作了如下分析認定:供應站拖走活力素廠的活力素等貨物的時間是在1998年11月2日至199年1月26日間,而不是1996年6月30日。由于事隔兩年多,98年底99年初的價格與1996年6月30日的價格不可能完全一致。鑒于活カ素廠1998年12月20日開給供應站發票上載明植物活力素的單價為6046.35元/噸,而發票反映了當時活力素的市場價格,在折價時應參照同時期的市場價格進行,故供應站主張活力素按6046.35元/噸的價格計算折價款,理由比較充分,應予采納。胡光霞稱發票是供應站單方要求開的,未提供證據證明,本院不予采信。判決通過對供應站取得活力素成品的時間與市場價格之間的對應關系,分析得出供應站不能返還活力素成品時按6046.35元/噸的價格計算折價款的結論,也即采信了供應站提供的證據,支持了供應站的主張。判決書將法院采信證據,認定事實的過程已完全向當事人公開,向社會公眾公開,使法院的審判真正成為“陽光下的審判”。
      總之,這份經過審判監督程序后作出的二審判決書,全面反映了案件審判的過程,體現了審判的公開性,增強了判決的透明度,提高了判決的公信力,實踐了裁判文書公開、公正的價值目標,是一篇好文書。

    代理律師簡介


    王興元律師

    江蘇博事達律師事務所副主任、高級合伙人,并兼任河海大學全日制碩士研究生導師,江蘇省法學會經濟法學研究會理事,退役前任海事指揮學院第二政治教研室講師、海軍指揮學院法律顧問處主任、律師。代理的多起有較大社會影響的疑難復雜二審、再審案件取得改判,其中代理的部分案件分別被刊登在最高人民法院主辦的《刑事審判參考》、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主辦的《審判研究》、被選入《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六十年經典案例》、中國社會科學研究院法學研究所主編的《中國知識產權經典案例選》、被江蘇省律師協會評為“江蘇律師民事侵權十佳案例”,其代理的部分案件因具有社會重大影響力,多次被省部級及地方級的多家報刊報道。


    姜紅斌律師

      江蘇博事達律師事務所專職律師,合伙人。畢業于空軍氣象學院,后在部隊服役20余年,歷任排長、助理工程師、軍級機關政治部干部干事、軍級單位法律顧問。2002年從海軍指揮學院退出現役,自主擇業安置,專職從事律師工作。為人誠實、正直,在部隊從事干部和法律工作多年,原則性和紀律性較強,具有較強的組織協調能力和執行力。從事律師工作多年,能嚴格遵守執業紀律,恪守執業道德,注重業務學習,不斷提高法學理論水平和實務操作能力,所承辦的案件,當事人評價較高。從業以來主要從事投融資、房地產、公司法等非訴訟及訴訟法律實務。









     

    版權所有:江蘇博事達律師事務所       未經本律所書面授權,請勿轉載、摘編或建立鏡像鏈接,否則視為侵權!
    地址:中國·南京·奧體大街68號國際研發總部園4A幢17樓    總機:025-82226685 傳真:025-82226696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蘇ICP備07026267號

    河南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