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某與劉某、保險公司機動車交通事故保險索賠糾紛中主張車輛貶值損失糾紛案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經典案例
經典案例
  •   經典案例
  • 周某與劉某、保險公司機動車交通事故保險索賠糾紛中主張車輛貶值損失糾紛

    柏鳴


    裁判要旨

      機動車交通事故案件中致機動車損壞,在車輛維修期間,為滿足日常出行需求,車主往往會選擇一定的方式出行。但是租賃車輛和公共交通工具所需的費用差額較大,侵權人和受害人對此也會產生較大爭議,在此情況下,對替代性交通工具費用合理性審查就顯得尤為必要。在進行該項審查時,應當結合被損壞機動車的日常用途、車主的工作性質和生活圈范圍等諸多因素進行綜合判斷公共交通工具是否能夠滿足車主日常所需。在車主主張租賃車輛費用時,除了審查租賃車輛的合理性之外,還需對租賃費用的真實性和普適性進行嚴格審查。在致車輛損壞的交通事故案件中,車主主張車輛貶值費用應否支持,對此目前司法尺度尚未統一。我們認為車輛損壞經維修后車輛貶值客觀存在,但在我國當前交通實際情況下,支持車輛貶值損失必然會加重交通參與者的負擔,進而可能會不當抑制人們日常出行的需求,這也與侵權責任法制定的初衷不相符合。

     【案情介紹】

    上訴人(原審原告)周某。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劉某。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某保險公司。
    上訴人周某因與被上訴人劉某、某保險公司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一案,不服揚州市邗江區人民法院一審民事判決,向揚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周某一審訴稱:劉某駕駛蘇K385T3轎車于2014年12月22日8時50分左右在平山堂東路由西向東高速拐彎行駛,在平山堂東路與相別路岔口西約30米處猛烈撞上正常由東向西直行的蘇K37N73轎車,造成蘇K37N73轎車嚴重受損,交警部門認定蘇K385T3車主劉某負事故全部責任。因肇事方拒絕先行墊付維修費等相關費用,不配合事故處理,給原告生活帶來了很大的不便及精神上的傷害,故訴至法院,請求判令被告賠償原告各項損失合計102 160元。
    劉某、某保險公司一審共同辯稱:對交通事故的發生及責任認定無異議,對肇事車輛在某保險公司投保了交強險及商業三者險50萬元(含不計免賠)無異議,對原告的各項訴訟請求有異議。


    揚州市邗江區人民法院一審查明:
      對周某所述交通事故的發生及責任認定、肇事車輛蘇K385T3號轎車在被告某保險公司投保了交強險及商業三者險50萬元(含不計免賠)、事故發生在保險期間內的事實予以確認。事故發生后,周某將受損車輛蘇K37N73號轎車送至揚州瑞豐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進行維修,產生維修及工時費 39 650元。
    揚州市邗江區人民法院一審審理認為:
      公民的財產權利受法律保護。周某因本次事故產生的損失分別認定如下:1、車輛維修費,周某主張車輛維修費39 650元予以確認;2、替代性交通費,周某主張替代性交通費7 800元及交通費200元,該項損失數額過高,且證據不足,周某表示車輛主要是用于上下班代步,根據相關法律規定,對原告車輛受損無法使用的情況下所產生的通常替代性交通工具的合理費用酌定為1 000元;3、車輛貶值費用,周某主張車輛貶值費用53 000元,某保險公司認為周某單方委托無資質的鑒定機構進行鑒定,鑒定結論不能作為證據使用,且周某主張車輛貶值費用無法律依據,該辯稱意見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予以采納,故對周某的該項主張不予確認;4、評估費750元,該主張無法律依據,不予支持。以上費用合計為40 650元。
      交警部門的事故認定書認定事實清楚、定責適當,應當作為劃分民事賠償責任的依據。劉某負此事故的全部責任,應承擔全部民事賠償責任。由于劉某已為肇事車輛蘇K385T3號小型轎車向某保險公司投保了交強險和商業險50萬元(含不計免賠),且事故發生在保險期限內,故上述車輛造成第三者周某的損失應當由某保險公司按照交強險條例和商業險合同的約定進行賠償。一審法院確認的周某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損失40 650元,應由蘇K385T3號小型轎車的保險人在交強險及商業三者險范圍內全額予以賠償。
        據此,原審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六條、第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五條、第二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之規定,于2015年作出民事判決:
    一、中國太平洋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揚州中心支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支付周某交通事故賠償款40 650元;
    二、駁回原告周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周某不服一審判決,向揚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稱:1、一審法院對車輛受損產生的替代性交通工具的費用認定不合理,在車輛維修期間上訴人租用同等檔次的轎車作為替代性交通工具,上訴人也提供了租車協議,發生7800元的租車費用為上訴人的實際損失,被上訴人應當賠償;2、一審對車輛貶值費用不予認定無事實和法律依據,上訴人的轎車因交通事故受損,修復后的新車客觀上存在貶值,并且上訴人也提交了評估報告,車輛貶值費用53000元是客觀財產利益損失,被上訴人應當承擔該賠償責任。綜上,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改判。
    揚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二審審理,確認一審查明的事實。


    本案二審期間爭議焦點:

       1、替代性交通工具費用如何確定;

       2、車輛貶值費用應否支持。

      關于第一個爭議焦點,揚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
      雖然上訴人一審提交了租車協議,根據該協議約定租車單價300元/天,總費用為7800元。但是上訴人所提交的該協議不足以支持其訴求:一方面,該協議系上訴人周某與出租人之間的約定,根據合同相對性原理,該價格不能對劉某和某保險公司產生約束力;另一方面,僅憑該協議不足以證實雙方對協議的履行情況,因出租方系公司法人,其在經營過程中應當遵守相關財務和稅務制度,然而本案在審理過程中始終未見正規發票或其他可以證實合同真實履行的相關證據。
    退一步講,即使上訴人周某為了租賃汽車花費了7800元,該費用也不能完全由被上訴人劉某或某保險公司承擔。通常替代性交通工具費用損失的賠償,應當以誠實信用原則為基礎,遵循必要性、合理性原則,根據事故車輛一般使用用途等來確定。如果事故車輛作為出行的代步工具使用的,可以根據其日常需要出行的情況,以實際支出的公共交通費用作為計算損失的依據。涉案車輛初始登記于2011年10月8日,事故發生于2014年12月22日,當時車輛行駛里程為23000公里。因此,該車輛平均每月行駛里程大約為600公里。揚州市目前出租車單價為1.6元/公里,空駛加收0.8元/公里,公交車(空調)單價2元/次,一小時內換乘免費。根據車輛維修時間,上訴人需要使用替代性交通工具26天,原審法院酌定該項費用1000元,平均每天38.5元,基本能夠滿足上訴人通過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實現日常出行的需求。
    關于第二個爭議焦點,揚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
      雖然上訴人為主張該項費用在一審提交了《評估報告書》,但也不足以支持其車輛貶值的費用。其一,從民事訴訟證據規則的角度分析:首先,作出該評估報告書的機構為揚州安宜車輛鑒定評估有限公司,根據該企業營業執照和揚州市商務局核發的相關證書,該公司經營范圍應為“二手車鑒定評估及中介、代辦車輛手續”,并沒有車輛貶損價值鑒定的相應資質;其次,該評估系上訴人單方委托鑒定,鑒定檢材也未經被上訴人核實和質證,在被上訴人均不認可該鑒定意見的情況下,原審法院以證據不足為由未予支持車輛貶值損失符合法律規定。
      其二,從法律規定和法律原理來分析,根據我國侵權責任法相關規定,侵權損害賠償除了懲罰性賠償之外,應當以填補損失為原則。在發生交通事故致他人車輛損壞的情況下,侵權行為人需要支付醫療費、營養費甚至殘疾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等以彌補受害人為恢復身心健康而產生的費用;如果車輛造成損壞的,侵權行為人還需支付車輛維修的費用以使受損車輛達到事故發生前的使用狀況即可,該種賠償模式的建立已經充分體現了侵權責任法損失填補的原則,也能夠達到預防侵權行為的立法目的。眾所周知,車輛作為日常的交通工具,其貶值會因實際使用和時間的推移而必然發生。如果侵權責任法為達到“完美”救濟而苛加某些行為的成本,這將勢必造成民眾對自身行為的過當約束。貶值損失的可賠償性應當兼顧一國的道路交通實際狀況,在事故率比較高、人們道路交通安全意識尚不是很強的我國,賠償貶值損失明顯會加重道路交通參與人的負擔,進而可能會不當抑制人們日常出行的需求,這也與侵權責任法制定的初衷不相符合。


      綜上,周某的上訴主張因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于2015年9月17日作出二審民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版權所有:江蘇博事達律師事務所       未經本律所書面授權,請勿轉載、摘編或建立鏡像鏈接,否則視為侵權!
    地址:中國·南京·奧體大街68號國際研發總部園4A幢17樓    總機:025-82226685 傳真:025-82226696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蘇ICP備07026267號

    河南快3